www.59909.com

被毒品吞噬的官员:州长边开会边吸毒 检察长陪市长吸毒…

  今年6月26日是第32个国际禁毒日。国家禁毒办日前发布的《2018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指出,我国现有吸毒人数240余万人,占全国人口总数的0.18%,首次出现下降。但多地禁毒部门也表示,合成毒品及第三代毒品滥用呈快速发展态势,我国仍处于毒品治理攻坚期。其中少数党员干部、公职人员也沦为“瘾君子”,影响恶劣。

  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云南楚雄州原州长杨红卫、湖南省临湘市市长龚卫国。杨红卫是首个被发现吸毒的厅官,于2011年查处。临湘市市长龚卫国则是2015年被查处。

  2011年4月27日晚,云南楚雄州政府,正主持会议的州委副书记、州长杨红卫被突然到来的云南省纪委宣布“双规”。5月1日,云南省纪委、省监察厅通过媒体向外界披露,杨红卫任职楚雄州州委副书记、州长期间,涉嫌违反组织纪律、失职渎职、吸食毒品、收受他人巨额贿赂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

  一个厅级官员的落马已经不能引起人们的关注,但通报中“吸食毒品”四字,却让杨红卫“爆红”网络。他是当时所知落马厅级官员中涉嫌吸毒的第一人,杨红卫很快被冠以“吸毒州长”的名号。

  据南方周末报道,杨红卫喜抽彝族的水筒烟,烟筒几乎从不离手。其所吸毒品名为“卡苦”,是一种以鸦片为主、多种中草药加工的混合物。其成品形状类似烟丝,恰好常用水烟筒吸食。“卡苦”主要泛滥于中缅边境的云南德宏、临沧一带,又谓“卡古”或“朵把”。当地吸食者甚众,其犯瘾症状和相似,但较轻微。“卡苦”价贵,故多在社会富裕阶层流行。据测算,瘾癖大者每日需人民币约200元,月需6000元。在边境一带,吸食卡苦甚至被作为身份地位的一种标志。

  据中新网报道,杨红卫生于1963年8月,红河州弥勒县人,23岁出任红河州团委书记;28岁担任弥勒县县长,因年轻,曾被戏称为“娃娃县长”。在弥勒县长任上,杨红卫当选全国百大优秀县长;2005年,42岁的杨红卫调任楚雄,不久担任楚雄州州长,仕途被外界普遍看好,但在任期间,杨红卫狂热追求政绩,收受他人贿赂,并吸食毒品。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2011年9月26日云南省专案人员曾披露案情,称“吸毒州长”杨红卫的根本问题在于“三狂”:

  云南省纪委的通报说得更详细:“杨红卫任州长期间盲目上项目、铺摊子、搞政绩工程”,“致使国家和人民利益受到严重伤害”。据通报,杨红卫先后收受贿赂1000余万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杨红卫与妻子在昆明、个旧、弥勒等地有房产17套,在澳大利亚墨尔本有房产6套;对项目违规、土地违法及灾后重建房质量问题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妨害社会管理秩序,吸食毒品;与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和社会上多名女性有不正当两性关系,办公室、宿舍均成为他的场所。

  杨红卫所涉四宗罪,除了吸毒,其他涉嫌的三宗罪,分别是违反组织程序乱提拔干部,违法批地用地,以及在房地产项目中收取巨额贿赂。

  2013年2月,云南省大理中级人民法院对杨红卫作出一审判决:犯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公开报道显示,龚卫国涉嫌吸毒被立案调查,源于湖南省委巡视组和岳阳市委、市政府接到群众举报。

  2015年3月,湖南省纪委巡视组第八小组进驻岳阳,收到一封实名举报时任临湘市市长龚卫国的信。2015年4月14日前后,湖南岳阳、临湘官场开始流传龚卫国吸毒后被抓的消息。2015年4月21日,湖南岳阳相关方面公布,并符合学校发展定位和办学方向。金猴王最早最。临湘市市长龚卫国涉嫌吸毒,公安机关已正式立案调查,已经免去龚卫国临湘市委副书记职务。

  2015年12月3日,湖南省纪委网站发布消息,龚卫国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官方通报称,龚卫国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严重违反工作纪律,滥用职权,插手工程项目,造成重大经济损失;严重违反生活纪律,吸食毒品,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性关系,并非法生育一孩。对龚卫国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曾做过临湘市副市长的姜宗福说,有一次,龚卫国毒瘾发作产生幻觉,自己报警说有人追杀,特警赶到,一丝不挂。

  公开履历显示,龚卫国出生于1972年,湖南益阳人,在职研究生学历。他曾在湖南省人事厅多部门工作,2003年通过“年纪轻、学历高、能力强。”公开选拔成为湘阴县副县长。后历任湘阴县纪委书记、汨罗市副市长,2009年被任命为岳阳市文化局党组书记、局长。在37岁时成为正处级干部。2011年12月调任临湘担任市委副书记、市长,时年39岁。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2013年,临湘市市委书记调离临湘,龚卫国一心想补缺,却最终未能如意——临湘市又调来一位“一把手”。龚卫国对这一安排的失望,皮肤过敏吃什么药、什么治疗皮肤过敏有效啊?。有时候就写在脸上。

  2017年7月14 日下午,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临湘市原市长龚卫国犯滥用职权罪、受贿罪一案一审宣判,被告人龚卫国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对被告人龚卫国受贿所得赃款(折合人民币)157.5万元,予以追缴,上交国库。

  2016年3月11日,湖南省纪委官方网站公布了原临湘市长龚卫国的忏悔书、忏悔视频。龚卫国称自己是从认识一位老板后开始吸食毒品的,他在忏悔书中称:“刚开始带着好奇,后来把它当成了解酒释压的良方,一发不可收拾,最终吸坏了身体、吸垮了家庭,吸毁了前途,在毒品的诱惑下走向另类人生,成了吸毒市长。”

  湖南省临湘市“吸毒市长”龚卫国被立案调查后,该市检察院检察长刘群林也因陪吸毒被免职。

  2014年,在刘汉涉黑案一审公诉中,媒体广为关注的一个焦点,就是刘汉的弟弟刘维和德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原政委刘学军、德阳市公安局装备财务处原处长吕斌和什邡市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刘忠伟等多名政法官员聚在一起吸食毒品。据刘维供述,除了送金钱财物,他几乎每周都会和这三人在自家的会所里聚会,一起寻欢作乐,甚至吸食毒品。

  综合新华社、中新网、云南省纪委网站、南方周末、中国新闻周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